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血狼神兵》血狼神兵评论 小说TXT 血狼神兵同人志

更新时间:2020-09-12 07:37:46

《血狼神兵》血狼神兵评论 小说TXT 血狼神兵同人志 连载中

《血狼神兵》

来源: 作者:米北宫 分类:仙侠 主角:高宏图,川上

《血狼神兵》为米北宫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夜幕低垂,五指山横贯东西的巍峨身影渐渐隐入暮色之中。喧嚣了一天的十里跑马川此时刻仿佛也嗑上困倦的双眼,安然的进入梦乡,偶尔间有夜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夜幕低垂,五指山横贯东西的巍峨身影渐渐隐入暮色之中。喧嚣了一天的十里跑马川此时刻仿佛也嗑上困倦的双眼,安然的进入梦乡,偶尔间有夜莺或者寻找配偶的野狐在山野间发出鸣声,依然也难以惊扰睡意沉沉的山川原野,只不过徒增一些静穆中的凄凉罢了。一群跟夜的颜色一模一样的黑影悄然匍匐在一处连绵的丘陵之上,一动不动,仿佛是丘陵的一部分。

这里是距离猎人帮总部大虎峪最为接近的部分,也是猎人帮疏于防守而且根本可以忽视的防守部位,因为,任何一支武装力量都不可能也绝不可能在这里潜伏下来。但魔鬼影子完全能够做到。所以,东瀛忍者选中了此地。

现在,唯一期待的就是霸天虎匪帮从对面发出进攻猎人帮的信号。

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,

东瀛忍者在夜色的笼罩下,仿佛一座冰冷的墓碑,等待着死神的临近。

如果这一击成功,击溃猎人帮铁一样的防御,就等于为霸天虎匪帮开启了通往十里跑马川上的大门,自此,碧玉山庄再无天险可依,血狼谷也不在那么神秘,一想到血狼神兵很快将成为他东瀛忍者初战告捷的战利品,送回大日本帝国,他有些飘飘然,

这个血狼神兵,几千年来一直是他们民族的痛。它不是插在血狼谷的崖壁之上,而是插在他们大和民族的伤痛之中。若不将之拔出,东瀛帝国将永远是个笑话,总有种蚂蚁缘槐夸大国的感受。

东瀛忍者正自思绪翻转,却听一武士问:“东瀛长官,按约定的时间,霸天虎已到发起进攻的时刻,为何迟迟没有动静?

东瀛忍者道:”莫慌,再等等,他会来的。

这时,有人来报:屠二娘率领大批匪众追着两人向这边赶来。

东瀛忍者心中吃惊,却依然静静地问:“霸天虎没来?”

回答:没有霸天虎的影子。

东瀛忍者抬手摸摸下颌,心中似乎有些慌乱,轻轻地骂上一句:八格这帮土匪,在玩儿什么鸟?随之命令:"给我再探“

那武士嗨的一声,转身而去。

在距离这群魔鬼约莫四五十丈之遥的一土丘后面,风之谷与豁子夫妇的火枪队正密切注视着魔鬼影子的动向。

和东瀛忍者一样,他们也发现了一队人马朝这里冲了过来。

风之谷心中的惊异并不低于东瀛忍者。

豁子道:“我们好不容易布下的阵势,不能被这些人破坏,庄主,我去引开他们。

风之谷打住,说道:”消灭魔鬼影子,武功方面我们不占优势,无论是魔是妖,还是你的火枪队,玩儿枪还是你们两口子,我去引开他们,

大妮儿道:“不行,风叔叔,还是让豁儿去为好,你来指挥。

风之谷检查完身上的装备,拍拍豁子的肩膀,鼓励他,就看你两口子的,叔去引开他们。话音落,便如惊鸿投林般没入黑暗之中。

豁子张张嘴,知道挽不回来,也就安慰大妮儿:“风叔就这脾气,没柰何的,

大妮儿道:”哪来那么多人?霸天虎这是搞什么?

豁子没有答话,而是自言自语:“好奇怪,魔鬼影子该有所行动了,这么长时间,什么意思?

与之同时,在黑暗的另一端,三个蒙面的黑衣人也在注视着屠二娘追击的二人。

这三个人不是别人,草帽,麦子和高宏图。

麦子道;爷,该出手了,

草帽道:你不懂,单单为个女人,并非爷的心意。

麦子不言语,高宏图一直保持沉默,现在他的心思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个女人多日来是他的一块心病。可以看出他是那么的喜欢她。只可惜,他似乎更期望另一个身影出现,那就是风之谷。

下个月,庄主大选即将上演,他和他的庞大家族需要主导权的支撑,

风之谷必须从权利的中心走出来或者消失,

高家重执碧玉山庄之牛耳必须兑现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而牺牲在所难免。而当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利益发生冲突之时,往往选择牺牲的就会是难能可贵的“情义”,因为,只有他是最为脆弱的东西。而能把“情义二字看的比生命都还重要的,除风之谷,世上也许找不出第二个。

这也许是他迟迟不能下手的原因,也正是为此,他在等待合适的时机,

而风之谷的聪明睿智及雷厉风行的性格,他自愧不如,他有时候能够觉得出,风之谷是在给他机会,而且一次又一次,而这机会并非是让贤,而是提醒。提醒他,你的能力左右不了十里跑马川,还是我来,我们的情义来之不易,请你不要玩火。

高宏图已不是第一次玩火。

他把风之谷的有意忽略当做了毫不知情。

他觉得玩火未必能自焚。

此时刻,屠二娘的人马已将虬髯客与织娘围在核心,在一山坳中围剿,与其说是围剿,不如说是在做猫玩老鼠的游戏。因为,屠二娘幸灾乐祸的指挥着匪众,轮番围攻,并不痛下杀手。

虬髯客浑身是血,可以看出,虬髯客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,他的所有努力都是在为织娘能够活着而拼杀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天空开始落着绵密如织的细雨,虽打不湿衣衫,却是冷冷的,饱含无尽的秋意。

虬髯客手中舞动的兵器在秋雨中似乎多了几分的快意,冷意,甚至是更为致命勾魂摄魄意境。

、他的笑声从来就不曾停歇过,豪迈而搞笑的喊叫声在雨丝中平添了几分冷漠与犀利。

不管是他的左臂还是右臂,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织娘,不管他的左手还是右手,那柄钢刀的锋芒在夜色中犹如一道闪电,在匪群中跳跃,闪烁,忽东忽西,忽南忽北,若是说屠二娘在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,倒不如说是拿这些匪众当屠宰场里的牲口,虬髯客似乎完全可以带着织娘冲出重围,似乎他发现,逃之夭夭远不如就此快意恩仇,他的刀好似几百年里都未如此开过腥荤了,难得有如此好的机会。

屠二娘忍无可忍,却不敢开枪,因为,这里虽非跑马川核心地带,一旦开枪,也会招致五帮联盟的致命围剿。虬髯客在匪群中一时半刻虽然冲不出去,却祸害匪浅,这些匪徒简直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,他似乎也看穿了屠二娘的心思,在厮杀中,言语毫无顾忌,他笑骂道:屠二嫂,你如此大发醋味淫威,就不怕我大哥炸烂你这破醋坛子吗?你的大炕之上却不知上过多上男人,你当大哥就不知吗?这些兄弟凭什么为你卖命?难道就为有朝一日上得你的大炕不成?虬髯客手中大刀舞个不停,嘴上更是胡说八道,语无伦次,却骂的有理有据,织娘听着不由皱皱眉头提醒他道:虬髯客大哥,你就留些口德,说话别那么粗俗下流行不行?你让我感觉就跟一介流氓混混同流合污一般,若再爆此粗口,织娘便于你分道扬镳,不再理你,

虬髯客呵呵狂笑道:你若跟土匪讲什么斯文礼仪,便如对牛弹琴,屠二娘哪似个女人模样,简直就是个母夜叉,母大虫,破落户----我如此激怒与她,就是逼她开枪,招来外援,不然我二人独木难支,即便三头六臂也是饿狼架不住群狗。若你听不习惯,我且换换口味,骂些新鲜有趣的看你听着清不清爽有趣。织娘嗤的一下笑出声来,虬髯客虽然浑身上下伤痕累累,疼痛难忍,却是心情畅快至极,他牵着织娘的手,感觉阵阵暖意流入心间,一种无上的力量振奋起心神,手中的钢刀在匪群中不停地翻转飞旋,匪徒们远远地躲着,不似刚才那般死命的围堵,皆因这把钢刀上似乎张着眼睛,凡是靠的太近,顷刻间便会一命呜呼。如此,虬髯客的刀尖指到哪里,土匪便随着往哪里退却。虬髯客呵呵长笑,开涮道:“你们这些蠢材,把大哥一人丢在山上,却跟她狗黑子捂眼睛----瞎蹦跶,若此时刻被人见缝插针,给端了老窝,大哥能饶得了你们谁?那娘儿们就是个扫帚星。屠二娘听见虬髯客在匪群中絮絮叨叨,大发挑拨诽谤言论,虽警告虬髯客:若再胡说八道,必让你死的很难堪,很无语,很---悲催.

虬髯客大大咧咧道:八百年前,我比之现在不知悲催多少倍,却还是在悲催中走了过来,如今在悲催中和织娘的手牵在了一起,所以我幸福我骄傲,如果是这样的悲催,你大可不必客气,尽管放马过来,虬髯客若是将悲催二字拒之门外,那便是二B,

屠二娘自鼻孔中“切”了一声,满是不屑与冷嘲道:不是二B才怪,把人扔掉的破鞋当剩女,你们男人就是这么贱,

织女大怒问:”说谁是破鞋?

屠二娘指着织女:就说你呢,怎么地?不要脸的小三儿,横插一杠,你还来劲了“

织女痛苦万分道:难道人间的小三儿就这么不堪吗?为何不问问这究竟是谁的错?我织娘若是小三,你却是小几?勾引强暴我的男人又是如何排名?

屠二娘不知织女的身份,更不知她是也食人间烟火的狐媚,听她问话自然啼笑皆非,遂怒中带笑回答:“问老娘是小几,亏你问的出口,自然是小二,屠二娘与假包换,排行绝非小三,”话音自信满满,铿锵有力,其老二地位绝非来之容易,实乃下过苦工,付出甚巨,即便织娘听后,也是甘拜下风,再也无可争辩,虽对虬髯客道:“大哥,你且向这位二娘低个头,认个错,自此不再叩扰,相安无事,我们远走高飞,怎样?

虬髯客一愣,遂劝她道:”织娘,世间人的内心岂是你所想象?你即动了她的奶酪,她便要你的性命,

织娘极力辩解道:“可是,是他

精彩评论:

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(高宏图,川上)文。标着恐怖,但是实际很好玩。女主(高宏图,川上)各种神操作。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,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(高宏图,川上),女主(高宏图,川上)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,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,女主(高宏图,川上)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,电灯泡。。阻止她唱完这首歌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