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殇陌剑狂》君陌剑圣 BG文 殇陌剑狂直人

更新时间:2020-09-04 00:35:15

《殇陌剑狂》君陌剑圣 BG文 殇陌剑狂直人 连载中

《殇陌剑狂》

来源: 作者:向阳花落定 分类:武侠 主角:莫怪,顿让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向阳花落定原创小说《殇陌剑狂》,主角是莫怪,顿让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南天竹边从衣橱里寻找着换洗的衣服,一边回道:“全靠那边一股天然的温泉,这洞中才冬暖夏凉,你听那边潺潺的流水之声,就是那股热泉发出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南天竹边从衣橱里寻找着换洗的衣服,一边回道:“全靠那边一股天然的温泉,这洞中才冬暖夏凉,你听那边潺潺的流水之声,就是那股热泉发出来的,泉水出口,有一个大大的天池,在那里面泡上一泡,舒经活络,陶情适性!”

说着,已从衣橱里取出一件粉红的衣衫,朝偏洞里走了出去!

穿封狂解下自己浑身湿透的衣服,忙将那块深色的宽布裹在赤裸裸的身体上,轻然掀开被窝,便钻进了温榻之上!

曾几何时,穿封狂已恹恹欲睡,南天竹沐浴迟迟未归,碍于不方便去看个究竟,便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!

待他一觉醒来,那盈盈秀目,闭月羞花,顿让他失神丧魄!

南天竹半遮玉面,睡眼惺忪,竟已趴在床边沉沉睡去!

穿封狂轻轻起身,小心翼翼地掀过那件薄薄的被褥,给她半掩在身,顺着那股流水之声,便缓缓行了过去!

来到天池边,借着微缩的亮光,池中水气氤氲,热气升腾,不觉惬意飞升,轻轻扒开那张裹布,只留下一条遮羞的底裤,便“扑通”一下,偃进了热池之中!

池中水位齐颈,穿封狂只露了个头在水面之上,将整个身子全部泡入水中,其温度不冷不热,顿让他感觉浑身轻松舒畅了许多!

他仗着熟练的水性,在水池里不停翻滚,来回变换动作,端的有蛟龙出洞之妙。

一番戏水,人乏马困,不觉仰躺在水面之上,借着水的浮力和温度的不温不烫,恰到好处,不知不觉,昏昏睡去!

大概已至三更十分,南天竹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看着身上盖着薄褥,轻轻启目,已见穿封狂没了踪影。

她神色自诺,并未对他的离去感到吃惊,因为在这洞中,没有她的启门口诀,是无人可以打开石门的!

她轻轻揉了揉眼,慢慢将被子掀在一边,顺手叠了一叠,便缓缓站起身来,向天池那边款步而去!

她走到池边,借着蜡烛微微映过来的亮光,看着穿封狂的裹布放在天池一旁,便忙举目向池中望去!

见穿封狂仰躺在水面之上,双目紧闭,一动不动,她不禁大吃一惊,毫无顾及地纵身跳下水去,将穿封狂一把搂在怀中!

沉睡中的穿封狂,可是吃惊不小,被她溅起的几个大浪打来,几口热水顿时将他呛得哑口无声,半晌说不上话来!

南天竹动若脱兔,倏地将他一把抱入温怀之中,从水中一跃而起,直朝对岸掠至!

没让他做出任何的反应和反抗,南天竹已迅速地一把将他倒提了起来,在他胸前和腹部一阵推拿,从口顿时“哗哗”地喷出几口水来!

他呛得耳朵“嗡嗡”作响,勉强吭出几个字来,道:“你弄死我了,天竹妹妹!”

南天竹动作轻快,活像提只鸡似的,感觉毫不费劲!

他轻轻将穿封狂放到一边道:“穿封哥哥,你方才吓死我了,看你仰躺在水中一动不动,我还以为你溺水身亡了!”

穿封狂已被呛得声音都变了味,瑟瑟地道:“溺水之人哪会这么快就浮上了水面?我那是在水面上睡着了,本来无事,被你这么一折腾,真差点被你弄折了小命!”

南天竹不由哈哈笑道:“敢情是虚惊一场啊,你倒还怪起我来了,你差点没把我给吓死,我又找谁伸冤去?”

穿封狂真是拿她没辙,有理也说不清楚,不由“扑通”一声,又一头栽进水里去了!

南天竹已被弄得浑身湿透,二话没说,也跟着一头栽进了天池之中!

二人顿时如两条庞大的鲤鱼,在水中追逐嬉戏,南天竹薄薄的衣衫,被水弄湿后,紧紧地贴在身上,简直就是那章台杨柳,远山芙蓉!

穿封狂顿时被弄得满头雾水,呆若木鸡,突被南天竹一捧热水给浇在脸上,方才如梦初醒一般,稍微清醒了点。

两人在水中如鸳鸯戏水,你追我逐!

穿封狂顿觉香腮扑面,差点没让他昏厥窒息!

南天竹一阵羞涩,无地自容之至,朝睡房那边,飘飘而去。

起身时,溅起的一阵水花,令呆若木鸡的穿封狂顿时激起一阵情怀!

南天竹身子飞在上空,扬起一路水珠,倏地回眸一笑道:“我且先去换身衣服!”

服音方落,身子已飘过那道拐弯,不见了踪影!

穿封狂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,如此国色天香,窈窕淑女,在烛光熹微,雾气升腾中更显出了神仙般的幽迷之美。

他轻轻地晃了晃头,愣在那里,“啪”地给自己摔了一巴掌,这才感觉到自己尚还存活于世,缓缓从呆立中缓过神来!

此时,南天竹突然从那边大声喊道:“穿封哥哥,你快过来呀!”

穿封狂立时举步出了水池之中,迅速用裹布裹住自己,朝那边疾驰而去!

他走进那间卧房,见南天竹已换下了一件雪白的衣衫,端的光鲜照人,活似神仙下凡一般,正用一块抹布轻轻地擦拭着自己的秀发!

她见穿封狂进来,便一迎而上,边用抹布帮他抹着湿漉漉的上体,边喃喃说道:“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洗好凉在外面了,天明应该就可以穿了,看你全身湿淋淋的,我帮你擦擦,你赶紧去床上睡会,很快就会天亮了!”

说完,微踮脚尖,开始帮穿封狂抹起满是水珠的头来!

虽然她已是身高八尺,但还是矮身材魁梧的穿封狂一大截!

四只相对,尴尬无言,也不知此时他们都什么复杂的心情,瞠目结舌之余,南天竹绯红着脸,倏地转过身去,羞赧地道:“还是你自己抹抹头吧!”

说着,便将那张带着香味的抹布,轻轻往后一扔,没回头,也没再多言,径直朝梳妆台那边走去!

穿封狂接过飞来的抹布,一下子坐在床边,便开始慢慢擦拭着自己的头来!

南天竹缓缓坐在梳妆台前,轻轻抚弄着自己的秀发,道:“你赶紧睡会吧,我弄好也差不多要天亮了!”

穿封狂将一头蓬松的头发,已被抹得凌乱不堪,深有睡意地倒在床上,喃喃地道:“那好吧,我先睡会!”

南天竹见他仰躺在床上,**着上身,对他如此不拘小节的一面,不禁哑然失笑,忙走过去将被子掀起,轻轻给他盖在了身上!

旭日喷薄,不觉已日上三竿!

穿封狂被那边一道石门开启的隆鸣之声给惊醒了过来!

南天竹漫步走出洞外,那道石门,又轰隆隆地合了起来!

他没去猜南天竹去了何处,见自己的衣服已被整齐地折叠好放在床边,心里不由一阵暗喜,忙穿好衣服,便向那石门处走了过去!

他在那石门上一阵抚摸,看不到丝毫的缝隙,更找不到启门的诀窍,就在此时,石门突又雷鸣般响起,等他缓过神来,南天竹已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,自己一直伸着的手,差点没有触及到她风仪玉立的身体!

他见自己无意间已豕交兽畜,不由忙将手倏地一缩,道:“天竹妹妹莫怪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南天竹端着一些花饼走了进来,道:“没事,快过来吃点东西吧!”

穿封狂正感觉饿的不行,不由撵过去抓起一块花饼,闻了闻,觉得花香四溢,清香可口,一口气便吃了个饱!

南天竹见他这般狼吞虎咽,不觉笑道:“哪有你这样吃法的,这花饼要慢慢品尝才有味道!”

穿封狂虽已撑得不行,但嘴里仍包得鼓鼓的,嘟囔道:“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简直是太有口福了,吃得有些没了自我,莫怪莫怪!”

南天竹忍俊不禁地道:“我几天的口粮,被你这一顿就全部消化掉了,若天下人都如你这般,岂不饥荒四起?”

穿封狂嘿嘿笑道:“谁叫你弄的花饼这么好吃啊?”

南天竹笑道:“有时候看你就像个小孩!”

穿封狂抖了抖眉道:“也只有在你眼里,才觉得我像个小孩,好多年没有当过小孩的感觉了,被你一惯,都有些飘飘欲仙了!”

南天竹挥袖拭了拭他嘴角的余物,不禁“噗嗤”笑道:“你看你,不是小孩是什么,吃东西也会把嘴吃得像只小狗子一样!”

穿封狂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是吗?我是小狗子?那我就当你一辈子的小狗子好了!”

南天竹雀跃不已,笑道:“好啊!那以后我就叫你小狗子!”

穿封狂吞下口中包得满满的花饼,笑道:“那敢情好,不过只准你一个人叫,别人若是这样叫我,我得跟他拼命!”

说着,二人不觉哈哈地大笑起来!

穿封狂敛了敛神道:“势必得下山去将泰山府打理一番了,那满山的尸横遍野,真不知该如何安置才好?”

南天竹长叹一声,道:“那我陪你一块儿去吧!”

穿封狂微笑道:“你一女儿家,怎可去干那些扛尸搬体的粗活?”

南天竹不以为然地道:“你又瞧不起我们女孩子了是吧?要不要再来一掌试试?”

说着,已举起那只芊芊手掌,跃跃欲试!

穿封狂忙不停迭地挥手往面部一挡,求饶道:“妹妹别误会,哥哥知错了,哥哥让你去还不成吗?”

边说,边向兔子一般,倏地窜出了石洞之中,只向山下奔去!

南天竹也是如此,随同一起,向山下疾驰而去……!

至昨日云中燕和易风云离开了泰山之后,各自带着一丝幽怨,一路无语,直朝和刘虽夫妇分别的那间破庙而去!

二人走到半途,来到一条小径,突见其貌不扬的黑白无常二人,从对面迎面驰来,速度极快,有若风驰电挚!

云中燕识得二人,那晚在荒漠之我,被他们尾随差点没被吓破了胆,而后又在嫣一啸手中救下了自己和刘虽大哥夫妇之命,也算是有些渊源了!

二人很快来到了云中燕和易风云的跟前,即将照面,云中燕便喊道:“二位英雄,

精彩评论:

无cp文优点:风水细节描写十分到位,各个风水局的设定到很专业。男主(莫怪,顿让)没有一朝得志便猖狂,没有强行打脸。整个文章都在合理装逼,苏爽的同时不至于变成小白文。缺点:作者(向阳花落定)本来是想以一明线一暗线的方式写完全文,明线便是主角(莫怪,顿让)解决的各种风水事件,暗线就是寻找镇国神器的碎片。但是暗线着笔太少,给人一种主次不分的感觉。总体还是不错的,我最喜欢的风水文,没有之一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